中国青年网络(China Youth Network)
小伙伴,欢迎常来唠家常!——By Youth, For Youth
活着的意义何在?
作者:  来源:译言网  日期:2014-11-17  

导语:

如果幸存带来的是更大的绝望,那么,活着的意义何在?也许这才是史蒂夫选择终止本以为早就该结束的生命的原因。

 

 

他是一名幸存者,不仅活着,而且具有特别意义。

史 蒂夫·里昂·克罗恩并非死于艾滋病,事实上,没有死于艾滋病正是他登上讣告的原因,不,重点是在史蒂夫身上的医疗发现,使他在自杀后以《“无法患上艾滋的 人”自杀,享年66岁》为标题登上《每日新闻》,或者正如《洛杉矶时报》所写的——《对艾滋免疫,但未能免于它所带来的灾难》。

   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,事实上,史蒂夫的确是世界上极少数不会感染艾滋病的人之一,而且,这个事实是在机率更低的情况下发现的。回到20世纪80年代初 期,当时有上千个同性恋者因艾滋病而死去,其中包括数十个史蒂夫认识和爱过的人,而他却还活着。确定无疑的是他曾数次感染艾滋病毒,过了一年甚至更久,他 等着加入到过世的人群中,却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不会给他这个机会。

   为了找到原因,他疯狂地从一个医生问到另一个医生,请求他们研究他的身体。1994年,史蒂夫遇到了伦·戴孟德艾滋病研究中心的帕克斯顿,而后者正在寻 找“HIV不感染者”。于是,一个惊人的发现出现了——史蒂夫遗传了一种使其幸免于难的变异基因。尽管他的CD4免疫细胞被注射了比平常剂量大3000倍 的HIV病毒,帕克斯顿仍未在他体内检测到任何感染症状。

   像世界上约千分之一的人一样,史蒂夫继承了“德尔塔32”HIV防护基因突变的两个副本。HIV病毒必须找到和“解锁”两种表面受体中的任意一种,才能 进入细胞结构,而在史蒂夫的CD4细胞中,不存在任何具有活性的表面受体。没有这种名为CCR5的表面受体,HIV病毒只能处于游离状态,并在几小时内被 血液流动所清除。由于了解到CCR5所起的作用,抑制类药物得以研发成功,并在2007年获批使用。


如果幸存带来的是更大的绝望,那么,活着的意义何在?

  人们对其血液的关注起初让史蒂夫深感欣慰,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可以为解开艾滋病之谜提供一丝线索。公开场合上,他反复讲述70个死于艾滋病的朋友们的故事;慈善会上,他妙语连珠,用安慰人心的话语帮助艾滋病研究成为慈善事业的主流。

  “你只要将生命献出一点点,”在一次采访时他说,仿佛在说别人,“就可能影响上百万人的福祉和健康。”

  到了2002年,当出演毛骨悚然的系列剧《死亡之谜》时,他已对扮演科学勇士的角色得心应手:有人给了他身体,死神夺不走的身体,就是为了让他在医学上做出贡献。

  但名气是另一种传染病,很快被他清出体内。他厌倦了媒体的关注,与真正朋友的关心相比,媒体显得如此苍白。

   在发掘新知识、拯救生命脱离死亡和灾难的努力中,他理应成为众所周知的英雄之一,或许有时他自己也这么认为。然而,在送出校对后的地图、摘下戒指、付了 账单、做完捐赠、处理了上百件其他琐事后,他于8月24日星期六自杀了,30年前艾滋病首次使他成为标题作者的钓饵,30年后他自杀了。

   每篇讣告里都提到他因为自己是幸存者而感到内疚,好象这个词足以将一切解释得明明白白。一位在线评论员写到:“如果他在乎他人,就应该保持健康,以帮助 找出治疗其他患者的方法。”另一位则写到:“一个可怕的、悲哀的失败者。他想患上艾滋……自私啊……他不会有问题,所以自杀了。”

  史蒂夫的朋友圈里有70人死于艾滋病,然而他仍旧活着,从这场战争之初就开始抗争,最后形单影单地活了下来,倍加焦虑,他甚至怀疑朋友们用生命换回了自己的重生。幸存者的犯罪感、绵绵不断的死亡、隔三差五的悼念活动快把他逼疯了。

  如果幸存带来的是更大的绝望,那么,活着的意义何在?也许这才是史蒂夫选择终止本以为早就该结束的生命的原因。

  哦,对了,他被发现时——两只脚撑在仪表板上,座椅靠背倾斜到极限,旁边放着佛教圣歌CD。

  他在微笑。